今天是:

新闻动态

NEWS

荆江评论:热捧“非遗”,这种长情可以有

发布时间:2018-07-25来源:荆州市文旅委

  荆州新闻网评论(特约评论员 非常关注)铅锡刻镂、葫芦烙画、磨鹰风筝、楚式漆艺、雕花剪纸、楚绣汉绣……日前,这些荆楚非物质文化遗产,令来荆州调研的湖北省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理事长赵斌连声称道。

  楚韵灵秀地,三国荆州城。华夏千年轴上,楚文化源远流长。譬如,与苏绣、湘绣、蜀绣并称的汉绣,便源于2000多年前的楚国刺绣。即使岁月轮回,春秋迭代,直面崭新纪元,一篇大写的荆楚“非遗”传奇,依旧在神州的经纬线上,闪耀出楚地文明的光辉。

  一座城市,文化是盘根错节的根,文化是虬劲苍老的魂。北人赛马,南人竞渡;北人铸鼎,南人刺绣。文化的差异性特征让每一个地名摇曳出不同的风姿神韵。荆州,是从水系发达的地理上成长起来的城市,同时也是楚文化、三国文化水深土厚累积起来的城市。文化底蕴深厚,文化高台开阔,文化薪火长照。老祖先留下的宝贵遗产多,它们活一天,我们的城市就有一天的光辉。

  有专家说,留得住方言,才能记得住乡音。换句话说,留得住文化符号,才能记得住乡愁。从物质到精神,从固体建筑到活态符号,从非遗具象实物到古老技艺工具,哪些是荆州独有的文化符号,哪些就是属于荆州人自己的宝贝。

  不是所有的鱼儿都活在同一片大海,同样,不是每一座城市都拥有像荆州这么深广的文化当量、这么富集的文化资源。责无旁贷,义不容辞,守护好、传承好、运用好、弘扬好,应是每一任官员、每一位专家、每一个市民共同的责任。

  毋庸讳言,探究过往,我们曾有太多纸上口号,太多不走心的保护,以至于胜利街许多古建任由风吹雨打、破败不堪;以至于普仰寺杂物乱陈、潮湿阴暗;以至于像江金钟、郭叔鹏、王美之等一批老艺人身怀绝技,生活艰难,抱憾终身。

  书痴文必工,艺痴技必良。一些老艺人专业人做专业事。或许,他们品德高洁、手艺精到、工艺优秀,但同时也存在市场观念不强的訾缺,市场定位不明的弱项,市场通道不畅的短板。如此,帮助他们走出几近被历史淹没的烟尘,这需要传承更需要坚守,这需要呵护更需要支持。传承并非简单地沿袭,而是要让各种“非遗”产品、作品、精品与时代结合,重新走入人们的视野,重新走进红尘的生活,使她成为人爱乐见、物有所值的商品。

  年轮旧影,春秋历史。那年,我到黄果树参加笔会,当地艺人手绣的香囊香包大受居家女士的普遍欢迎。甚至有一位重游故地的经商女士告诉我,第一次她就带回去几十个民族风情十足的香囊香包,加价转手,居然把她首次来黔旅游的盘缠全冲抵了。与其说,精明的商人,处处看得见商机;不如说,只要发散思维,一个地域的文化符号,会时时在市场经济大潮中开出花来。

  我们欣喜地看到,近年来,在党委、政府重视和企业家鼎力扶持下,荆州一批传统手工艺通过进校授课、开设专家工作室、定制寄售、文化交流等形式,摆脱了以往单打独斗,在“热捧”中找到了重生平台。

  欣喜之余,我们还须体认到,这仅是初步。现代人的节奏过快,而“非遗”是件慢动作的事。据我了解,不少“非遗”传承人虽也收过不少徒弟,但淘汰率很高。显然,如果失去了受众,“非遗”或成无本之木;如果失去了传人,“非遗”或成无源之水。重生和兴旺,便会路阻且长。一个人所经历过的往事,是内在留下的印迹;一种文化符号的光辉,是令人珍惜保护、传承创新、弘扬发展的动因。大地是古老的,也是崭新的。“藏金不如藏绣”。在文化自信旗帜引领下,通过老带新、新学老,热捧“非遗”,这种长情可以有。如此,“非遗”的勃勃生机便会拥有恒久长情的指望。


 
主办:荆州市文物旅游委员会 地址:荆州市荆沙大道与草市街交汇处 网站地图
电话:0716-8499349 传真:0716-8499496 邮编:434020 鄂ICP备10005592号
鄂公网安备 42100302000097号 网站标识码4210000030